国内软法

国内软法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软法

      自2018年2月12日接到罗老师逝世的消息至今,已经有十多天了。在这十几天间,每每想起过往与罗老师在一起时的种种画面,眼眶湿润,悲恸不已,心情难以平静。在老师家中的灵堂、北大法学院、政管院的追思堂里,面对老师的遗像泣拜,照片中的您依旧以柔和的目光,笑眯眯的神情,慈爱地看着我们。学生不愿意相信,慈祥和蔼的罗老师走了,不愿意相信,今后无法再得到您的学术指导,今后无法再同您畅聊理想。而现在,您已然去往天堂,永远离开了我们。

       记得在2015年9月初的博士生入学第一天,罗老师与我在陈明楼504正式见面。说实话,学生那个时候稍微有点紧张,这是新生与导师的第一次正式谋面,而且自己的导师还是德高望重的罗老师。“欢迎新同学,来来来,坐下。”一进门,罗老师便热情地招呼我坐下。“谢谢罗老师!”“玉凯,我看你是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的,硕士也是行政法专业吗?”“报告罗老师,我硕士专业是经济法,因为对软法研究非常感兴趣,所以转到咱们行政法这边来了”,接着我向老师解释道,“虽然之前宪行的基础有些薄弱,但我会奋力追赶的!”“呵呵呵,好啊”,罗老师笑着对我说:“对软法研究有热情好啊,以后好好努力!我送给你几本书。”老师一边鼓励我,一边从书架上为我挑选了《现代行政法的平衡理论》、《软法亦法》等十几本专业书。“这些书你拿回去看,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我们可以找个时间一起讨论。”“谢谢罗老师!”“嗯,不错,有新同学来了,走,我请你们吃饭去!”罗老师高兴地对我和安然师兄说道。时人未识先生面,朴素浑如农家翁,没想到罗老师贵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领导人,您虽身居高位却在您身上看不到一点官架子,纯粹就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辈、一位平易近人的师长。跟您接触下来,学生的紧张感一下子就消失了,及至后来能够无压力地听您教诲,与您讨论,能够就某个自己一知半解的问题直接向您提出疑问,这些都是在我入学前没有与您接触时所不敢想象的。

      在读博士的两年多时间里,老师带着我和师兄去过很多地方,譬如广州、湛江、长沙、武汉、北戴河等地。这期间既包括参加学术会议,也包括随老师一起休养度假。其中我陪同老师最久的一次经历是在北戴河的时光。2016年的暑假,罗老师亲切地邀我陪他在北戴河住一段时间,同老师在北戴河相处的半个多月期间,老师为人处事的很多细节深深地感染到我,让我受益无穷。在此举几件小事为例:在北戴河院区配备了很多警卫人员负责安保工作,在罗老师出门散步时,每当有警卫向他敬礼,老师都一定会回礼,并对站岗的警卫致以辛苦问候,从不会遗漏。又如,在院区的食堂用餐前后,每当遇到相关的后勤服务人员询问老师可否合影,罗老师都不会犹豫,欣然允诺,说他们在厨房忙前忙后不容易,且大都会与他们多照几张相片。由此,罗老师待人谦和,平易近人的人格魅力可见一斑。在关心爱护学生方面,罗老师更是事无巨细,关怀备至。这一点我有切身的体验。在随同老师休养的时候,我不小心弄坏了自己的手机,罗老师得知后马上跟我说,在他家里还有一个闲置的手机,过两天就让司机小王给你捎过来。我连忙说不用,经我再三推辞后罗老师方才不再坚持,且转过天来询问我新买的手机是否调试好,能否正常使用。学生的手机是否可正常通讯这样的小事,都能够牵动他老人家的神经,足见老师对待学生感情之细腻。更为直接地,罗老师一有机会召集师兄和我在同他单独相处时,常会询问我们的家庭境况如何,读书期间是否有什么经济上的困难,如果需要帮助就跟他直言,我们都感动不已,向老师解释家中一切安好,且北大每年发放的补助足够,罗老师只有在完全确定我们没有困难的情况下才会安心。能够成为您的博士生何其幸运,不仅从您身上感受到了平实、谦和等高贵品格,更感受到您对学生的温暖,对学生细致入微的关怀与扶助。

      与老师最后一次对话是他住进重症监护病房之前,在2017年5月1日我去了老师家中探望。那个时候罗老师因摔跤致使骨折而使用了激素进行相关治疗,所以老师的脸庞与脖颈由于药物作用显得有些浮肿,不过老人家在见到我之后非常高兴,仍然慈祥而关切地询问我的近况:“你现在已经二年级了,博士论文要准备开题了吧?”“是的,罗老师,我正在认真撰写开题报告。”“定的什么题目?”“题目是第三方电商平台的软法治理,您去年推荐我到阿里的半年实习经历让我获益匪浅。”老师听后点点头,“软法研究已经有十多年了,下一阶段应当是进入到一个具体领域去深入琢磨、研究软法的治理实践,你的这个题目写电商平台的软法之治,这很不错!”然后老师稍微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我现在可能不太能对你的论文提出具体的指导意见了,你可以找沈岿、王锡锌他们,我已经都同他们讲过了,在论文实际写作的过程中遇到什么实际的困难,尽管可以去找他们。”“谢谢罗老师,您不用担心,我一定好好努力,争取明年拿出优秀成果,请您放心!”罗老师听到这里很开心:“嗯,我相信你,不错不错。”这个时候,我从书包中拿出了一本书《津味儿》递给他,向他老人家汇报道:“罗老师,来之前我就想给您带个小礼物,思来想去给您买了本关于我家乡很多著名小吃的介绍,您休息的时候可以了解下天津的饮食文化特色。等您完全康复了,我给您做天津的向导。” 老爷子接过书饶有兴致地翻看了几页,“嗯,天津我去过几次,你们那里的煎饼果子很有名啊!”老师谈着谈着显得更精神了些,“天津离着不远,来回也方便,等过一阵子让小王、小高开车带我们一起过去,尝一尝正宗的天津小吃。”“好的,老师!”“呵呵,好啊,等从天津回来后再到夏天的时候,我今年应该还可以去一次北戴河,你到时候再一起陪我过来。”“没问题,罗老师!”……同老师的最后一次对话就这样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老师在那段时间里已经需要轮椅的帮助,各方面的行动都不是那么方便,但即便是处于那段身体有恙的特殊时期,老人家仍旧牵挂着学生的博士论文,仍旧嘱托宪行专业的其他老师对我们几个他无法亲自具体指导的学生多加关照;仍旧乐观积极,病疾缠身也阻挡不了他老人家对于美食的热情;仍旧如同一位慈爱的爷爷一般,尽显对小辈关心爱护之情,无论他到哪个地方考察、休养,都忘不了他的爱徒,都会尽量带上我们几个博士生。

      2018年2月24日上午去往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老师,是最后一次与他相见,老师的遗体静静地躺在鲜花翠柏丛中。公墓礼堂庄严肃穆,很多人从各地赶来为罗老师送行。在老师遗体前肃立、鞠躬的时候,在罗李华女士向棺椁中放置老师生前喜爱的书籍和随身衣物的时候,在老师的遗体从公墓礼堂缓缓抬上灵车目送灵车远去的时候,我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眼泪不停地夺眶而出,这样一位慈爱的长者,一位对我恩情如山的导师,一位身边最为亲近的爷爷,竟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

      讲堂尤在,青松翠然。愿老师在天堂安好。学生很想念您!

学生张玉凯

转自公众号软法研究会

友情链接:

北京大学法学院软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1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