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软法

国内软法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软法

     2018年2月12日,天公不美。我敬爱的导师罗豪才老师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留下无尽的哀思与追忆。

    与先生初识是在2000年底的冬天,那时的北京比现在虽说要冷一些,但万物在严寒中却蕴含着勃勃生机。那时的我也正值踌躇年少,怀揣着老师南怀瑾先生的嘱咐----“你在英国接受的法学教育,又是香港的大律师,你现在需要了解的是内地的法律,回祖国去了解你的国家、去爱你的国家”;满怀着对中华文明的无限憧憬与热爱、为法治付出努力的理想,我从香港来到了北京。在南先生的推荐下,见到了罗豪才先生。当时罗先生的身份是致公党中央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尊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列,但由于缺乏对内地政治体制的基本了解,我对这些头衔的内涵并不太了然。在致公党中央的办公室里受到先生亲切的接待,知悉我的来意之后先生向我介绍了北京大学的宪法与行政法学的博士研究生课程,并让我向姜明安老师咨询北大招生与考试方式等具体问题。经过半年多时间的努力准备,我侥幸考入了北京大学2001级的宪法与行政法学专业,荣幸地成为罗豪才先生的学生。

    当时北大宪法与行政法学导师组的成员有肖蔚云、孙婉钟、应松年、罗豪才、姜明安等老师,具体有课程安排的是罗豪才老师的行政法学基础理论和姜明安老师的法学前沿课程。鉴于我对内地法律缺乏系统和完整的法学教育,罗老师还让我选择了一些法学基础课程,这对我日后取得内地法律职业资格有着至关重要的帮助。后来的了解才发现,以罗老师当时身兼的职务来看,他平时的工作安排应该是非常忙碌的,但他每周六上午都坚持给我们上三个小时的课。每次上课他都带领我们讨论有关在行政法学中引入博弈论,作为平衡论的一个理论研究方向的崭新视角,从他深邃的眼光中可以体会他对这个崭新研究方向的期待,或许从此权利与权力就可以在动态的博弈中获得平衡。在讨论的过程中,他会让每一位同学都有发言的机会,哪怕是参与旁听课程的一年级研究新生。记得我们那年同期的学生有于安、陈斯喜、方军、李凌波、苏西刚、张翔、陈小文,而一年级听课的研究生就是现在北航的毕洪海老师。罗老师会认真听取每一位同学的发言,而各位同学的发言往往又都是言之有物、旁征博引,这样的学术氛围使我这种学术素养不高、普通话又不好的学生时时感到窘迫,所以每次上课我都会课前准备、认真听讲、细心记录,可是往往还是在讨论的过程中言不及义、不知所云,还好罗老师每次都会善意地解围:“这个问题还可以深入地研究一下”。我从来没见过他为了学生的过失或不同意见而生气,他永远都是在循循善诱,或许他这个人就从来不曾发过脾气。

    在北京求学的那段时期,香港社会也并不太平,各个阶层都对成立不久的特区政府有不同期待与诉求,使香港处于持续的撕裂状态,这对特区政府施政、“一国两制”的实践与《基本法》的实施都是前所未料的挑战。这些政治与社会争议问题的解决就必须依赖香港健全的法治精神与司法制度为之保驾护航。而香港终审法院就是基于《基本法》、“一国两制”下一个大胆创新的举措。回归前的香港并没有司法案件的终审权,英国的枢密院才拥有最高的司法裁决权。回归后,英国普通法的理论与判例也不再直接适用于香港,这种理论与审判依据的断层使社会动荡的不安的纷争并不能在法院得到有效的解决。在一系列有关基本法的适用问题,在进入司法复核程序后往往引发了更大的争议,如“居港权案”、“领汇案”等等。罗老师深刻洞悉这些争议的核心,认为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首要的是维护好《基本法》,维护“一国两制”方针的贯彻和实施,香港终审法院在行使最高裁决权时必须认识到“一国两制”框架下特区政府行政主导的执政地位,克制司法权、法官自由裁量权对立法权和行政权的过度干预,避免司法权的失控以致对公共利益造成的损害。可以说这是罗老师多年心血结晶平衡论在香港司法问题上的运用,这在当时乃至今天应对和处置香港出现的法律问题上都颇具价值,足见老师的远见卓识。在罗老师的指导下,我对这些问题有了更深入的思考与研究,最终以此作为我的博士论文。

    作为罗老师的学生我们最令人艳羡的“待遇”之一就是被老师请吃饭。饭桌上罗老师亲切又随和,而我们往往就会“没大没小”地畅所欲言,那种酣畅淋漓非一般官饭可以比拟。有时也会有一些“稀客”加入我们,他们往往会因尊敬而举杯向罗老师敬酒,不管来者是谁罗老师必起身回敬,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最后,只要他能站得起来。

    先生一生温良恭俭让,是君子、是绅士、是学贯中西的学者,更是一位能传道授业解惑的人师。虽然他常以“教书匠”自谦,但他的人格魅力、治学精神感染着身边每一个人。在罗老师的追思会上,包万超师兄提到罗老师晚年最关心、最想做的事:一是对宪法的研究,二是推动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三是一国两制解决台湾问题的可能性,这三件事都好大。

   送别老师的那天,我突然想到南怀瑾先生的一首诗:“侠骨柔情天付予,临风玉树立中衢。知君两件关心事,世上苍生架上书。”

转自公众号软法研究会

友情链接:

北京大学法学院软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1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