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软法

国内软法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软法


心中永不磨灭的楷模和温暖的存在

——2月26日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罗豪才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

 

     2000年前后,我想考博士。我本科和硕士是学哲学的,因为多种原因,博士就想转换一个专业。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罗老师希望招收行政法哲学的学生,于是斗胆转去一篇文章,投石问路。文章是怀念硕士导师熊伟先生的,虽然粗粝,颇有真情。没有料到,罗老师竟约我面谈。其时罗老师已经位居全国政协副主席的高位了。电梯直通他家客厅,警卫把我引进门,罗老师起身相迎,身躯高大,白发如银,红光满面,强大的气场包裹着我——不是压力,而是慈祥温暖如春风。他把我让到上首座,我恭敬不如从命,惶恐落座。他腰板笔直,俯身相询,问了我的学业,我的工作,我的家庭,差不多一个小时。告辞时,一直把我送到电梯处。在等电梯时,客厅里的电话响了,他对我说:“请稍等。”返身回去接电话,对对方说:“请你过几分钟再打过来,我在送一位朋友。”搁下电话,又回到电梯处,看见我进了电梯,直至电梯关闭,挥手告辞。回去的路上,我感慨万千。罗老师是长辈,身居高位,对我这样一个素昧平生的晚辈,岂止是平等相待,简直是礼数有加,这已经是让我非常感动的了,最让我震撼的是,他的礼节竟能达到如此周到细致,实在是平生仅见。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他的博士,不仅仅是为了求知,更重要的是要学习他做人的风范。


  我上了博士后,发现罗老师这种平等相待、周到细致的谦谦君子之风是始终如一的。我刚入学的那几年,罗老师在致公党中央办公。办公地还在蒋宅口那里,办公条件比较差,办公室不超过50平米,会客室与办公室在一起。每次去的时候,他都要亲自给我泡茶。罗老师是福建安溪人,安溪盛产铁观音,每次他都给我泡上好的铁观音。记得第一次在他那里喝铁观音,我忍不住大赞,离开时,罗老师非要我送给一盒不可。我坚辞不受也不行。吓得我后来再也不敢称赞了。我后来发现,他那里好吃好喝的东西,你只要是夸赞,他都要送你一份带回家。泡铁观音茶比泡一般的茶复杂,它需要洗茶。所以,每次他给我泡茶都要到厕所里把第一泡的开水倒掉,然后再到开水泡。我身为学生,让老师为我倒茶已经是坐不安席了,更何况还要来回来去地洗茶!我甚为不忍,起先是坚持不让他倒茶,当然阻止不了,后来说不用麻烦洗茶了。罗老师说,喝铁观音洗茶是有道理的,因为里面有很多的碎末,不洗掉是不好喝的。罗老师到全国政协办公后,条件好了很多,办公室是个套间,里面是他的办公室,外面是秘书的办公室。倒茶有专门的服务员。每次拜访,他都要亲自跟秘书或者跟服务员说,给我泡一杯茶。有时候服务员没有及时来,他就亲自到外面去找。


      像这样感人的故事实在太多了,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只讲这两件。


   德国有个哲学家说,真正的尊重不仅是对他人的尊重,而且是自己的一种存在方式。的确,罗老师的待人接物的温润细致,不仅仅是一种礼节,而是他的一种生活方式。是内在的、固有的。没有他这样的学识和修为,没有这样的胸怀和历练,是做不来的。他的风范是我们心中永不磨灭的楷模和温暖的存在。



行政法平衡论的贡献

——3月10日在北京大学法学院“罗豪才教授公法思想学术研讨会” 上的发言

 

  这些天,大家在缅怀罗老师的时候,都讲述了罗老师的谦谦君子之风和作为国家领导人的担当、智慧和事功。我这里讲一讲我心目中作为思想家的罗老师。


  我是2001年考上罗老师的博士的。一入学就发生了两件影响世界全局和进程的事件。一是“911事件”,一是中国加入WTO。“911事件”后,美国对公民自由权和隐私权有了极大的管制。学者们都反对这样的管制。加入WTO后,很多学者认为必须把政府权力交给市场。总而言之,从正反两个方面来强调控权。但是罗老师的思考不一样,他思考的是,911事件,美国是典型的控权论国家,可是面对危险,在必要时也要进行管理。中国对市场的管理的确过大,加入WTO后,也的确为消减不必要的权力提供了契机,然而消减并不是全然放弃,彻底不管。无论是扩大还是消减,都有一个度。这个度就是权力与权利的动态平衡。这样的思考,超出了一个普通学者的思考,而是一个思想家的思考。他思考的是历史发展的全局,国家发展的大局和必须面对的事情本身。这种思考格局宏大、眼光深远而又脚踏实地。


   针对权力与权利的平衡,罗老师从理论与实践两个层面上来论证。从理论上他寻找合乎法学的范式理论。从实践上,他总结中国社会的发展经验。


   公法是一种政治话语。任何一种行政法理论,都有一种政治理论作为基础。罗老师在创建平衡论思想时,奠基的是协商民主理论。协商民主是世界潮流。罗老师敏锐地抓住了这个潮流,认为中国的政治制度内在地就有这样的协商民主。他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很现实地就把这种政治制度与中国的既有的政治协商制度结合在一起。为了具体说明这种制度的运作,罗老师请来了全国政协的领导给我们讲课,请致公党的领导给我们讲课。将理论与实务紧密结合在一起。这样就把平衡论的思想落到了实处。在协商民主中,罗老师强调的是行政机关和相对人之间的关系,通过相互之间的协商,达成一致,从而实现权力与权利的平衡。有了协商民主理论奠基,平衡论就从静态的结构平衡深入到动态的实质平衡。但是协商民主毕竟是一种政治理论,如何把这种协商上的动态平衡法律化,罗老师又抓住了软法这个新兴理论,创造性地运用在行政法上,从而把平衡论建成了一个完备的理论体系。


   行政法平衡论的创新在哪里?传统行政法的核心在于,把行政机关与相对人对立起来,把他们建立在二元对立的基础上。二元对立的行政法范式只能调整传统的社会管理模式,而无法调整新的治理模式。罗老师抓住的是行政机关和相对人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他们的对立。恰恰是这种关系被传统行政法漠视了。而这种关系也恰恰既是中国传统政治强调的,也是中国现代政治强调的。从中国传统文化来说,强调的是修齐治平的家国一体;从中国当代的政治制度来说,强调的是人民与国家的同一性。传统行政法的理论基础是霍布斯和洛克的政治理论。在他们的理论体系中,人是原子的个人,国家是独立的“利维坦”。在人与国家之间缺少了一个重要的维度:社会。正如马克思所说,人并不是单个的存在物,而是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和。现代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强调这种社会性。然而,社会规制这个无比巨大的领域,恰恰没有一个很好的行政法学理想类型加以规范。罗老师的软法理论,就是要把这个领域纳入法学规范,并与传统的行政法一起,整合到行政法学之中来。必须认识到,软法首先是法。作为法,从实证法学来说,它必须合乎宪法,任何违反宪法的规则,都不是法,都必须摈弃。从自然法来说,任何“恶法”,都不是法,都必须摈弃。因此,那些将所谓“潜规则”也说成是软法的人,实实在在是真正的“法”盲。其次它是“软”法,他将社会规则纳入其中。最主要的,罗老师反复强调,平衡论是一种行政法。之所以这么强调,我认为,他就是要说明,既往的行政法是基础,是绝对不能排除在外的。这也就是说,平衡论是既往行政法理论的扩张版,而不是替代版。是升级版,而不是颠覆版。是一个纳入了现代治理模式、政治理论和发掘中国传统文化、适应中国现代政治制度,而又能符合社会发展的一个更具有解释力的法学范式。

                                                                                        转自公众号软法研究会

友情链接:

北京大学法学院软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1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