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软法

国内软法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软法

        “罗老师好,学生想您了,什么时候安然可以再次当面向您问好呢?”

       2018年2月12日得知您离开的消息,我正在回家的路上,那天在车里手机突然没电了,我心头一震,觉着有什么事放心不下必须看一下,突然在师门微信群里得知老师您离我们远去的消息。我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一路上,眼泪不住地流下来。您的音容笑貌就在眼前,我不愿意相信,再也见不到您,再也听不到您的声音,再也无法当面向您问好。

 

此生有幸 忝列门墙

       2014年5月的一天,在北大三教的课间,我突然接到您打来的电话:“小张吗?我是罗豪才,你现在有时间吗?”第一次接到您的电话,我还是很紧张的,可是接下来您的一番话让我的紧张感迅速消失了,“我知道你是在北大读的硕士,你现在继续读博士,作为你的老师我很荣幸啊!”接下来,您又说欢迎你有时间到我家里来做做,又耐心询问了我家在哪里、读博士以后有什么打算、有没有女朋友等问题,在得知我有女朋友后还说有时间介绍一下、请我们一起吃饭。就是这样一个温暖而幽默的欢迎电话,我幸运地开始了跟随老师您读博的幸福学习时光。

      “欢迎你啊,小张,欢迎你来我家啊!”还记得第一次去老师您家的情形,您亲自到门口迎接,作为学生的我受宠若惊。那时,师母还在,也和我们一起用餐,大家围坐在一桌,就好像是一大家子人一样。“多吃点,多吃点”、“你是年轻人,一定要多吃点”、“你可以喝点酒吧”、“这个白葡萄酒还是可以喝一点的”……整个用饭期间,您怕我认生,怕我拘束,就多次劝我多吃一点多喝一点。我感觉自己在您眼中,不仅是一名需要被特殊关照的学生,更是一位熟悉亲密的家人。

      直至2015年6月在随您去榆林期间,一天您突然问我,“你是怎么想到报考我的研究生的呢?”当时我回答,因为我对行政法的基础理论比较感兴趣,所以想跟随老师继续学习。实际上,最初我并没有报考您,而是在导师组的帮助下将我推荐给老师您的。时至今日,我并没有向您如实汇报,成为您的学生,跟随您学习,确实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

 

循循善诱 谆谆教导

      2014年7月的一天,周老师给我打来电话,说您建议我搜集一下关于行政法概念的文献资料,借此机会认识一下行政法的新发展和研究进展。我觉着您可能是怕我有压力,所以没有直接对我讲这个学习建议,只是断续地提一提,希望我主动做一些研究。直到一年以后,我才向老师汇报我整理归纳的结果,而正是这个过程使我对行政法的认识更加深入了。

      “安然啊,你在呢?我猜你就可能在办公室,你最近有什么想法?我有一个问题,你可以考虑考虑……”电话那头经常传来您的声音,这个我非常熟悉的对话曾很多次在北大法学院陈明楼您的办公室里开始。2015年瑞雪师姐毕业了,您对我说,“这是我的办公室,我很少来,感谢学院还给我保留着,你可以来这里上自习,随便用。”自那以后,有一整年的时间我经常一个人在您的办公室里学习。办公室里有一幅字和一幅画,字是“为了权利与权力的平衡”,画是《中华儿女》杂志社2015年第13期的封面照“政协致公罗豪才”,每天坐在办公室里,就好像您就在旁边注视一样,一坐下来心就很静很静。就是在这个您多次想退回学院的办公室里,多少次您曾经和我们一起讨论问题,披萨和啤酒就是“学术午餐”的标配。

       2015年春天我开始系统阅读软法的研究文献,希望能够把博士论文的研究方向和软法理论结合起来。可是在阅读文献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受困于既有的法理学概念体系,很难进入软法的语境。您并没有给我直接讲软法理论,而是介绍我加入政府管理学院包老师负责的澳门软法研究课题组,结合软法理论和澳门社会治理实践,这样就能从一个地域的整体社会治理具体考察软法理论的解释力,这样一来我就自然而然地进入软法研究了。您还建议我从法治社会建设的角度切入软法研究,支持我自己独立负责一个具体的软法课题,既能获得资助,也对我的学习和未来找工作有好处。

       2016年就到博士生论文开题的时候了,一月在跟随您去湛江的火车上就开始耐心询问我准备的情况。此时的我还是一头雾水仍然没有头绪,但是您并没有批评我,而是耐心地听取我的想法,建议我继续深入研究并向各位老师请教。到了四月份,在从武汉回京的火车上,您建议我可以从村民自治这一具体领域切入研究,“安然啊,你从农村来,比较熟悉村民自治的情况和问题,我觉着你可以考虑研究这个问题,先把问题限缩一下,多做调查研究,再慢慢展开研究。”

 

关爱有加 如沐春风

       2015年4月的一天上午,您突然给我打来电话,“安然,有时间吗?中午来我家吃饭吧,还有两位老师一起,你有时间就过来吧!”此时,我正在积水潭医院陪舅舅挂号看病,我很不好意思地说:“谢谢罗老师,我在医院和舅舅看病,去不了您家了。”听到这个消息,您一下就变得很着急,就好像自己的亲人病了一样,开始安慰我:“安然啊,首先不要着急,看看能不能挂上号,我在积水潭医院可能有朋友,如果需要的话告诉我,也许能帮上忙,千万不要着急,有困难告诉我。”您说的每个字我都记得,记得当时积水潭医院里的玉兰花开得正好,而您的话就像那照在玉兰花上的温暖阳光。

       2016年春季我想申请国家留学基金委的公派留学生,就把这个想法在电话里跟您说了,您听完之后非常高兴还特意要我到家里来写推荐信。您在听取我汇报汉堡大学和德方指导教授的情况后,亲自为我签名写了推荐信。在听取我的研究计划后,您特意嘱咐我带上您亲自签名的《软法亦法》一书的英文版,署名“Luo Haocai,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professor”, 希望我到汉堡大学之后多向人家学习,借机交流公共治理和软法的研究情况,并尽量借此机会建立持续的联系关系。我到达汉堡大学见到了德方导师图·汉斯教授,图教授曾经在京一年担任中国政法大学中欧法学院的欧方主席,他知道您并对软法理论颇感兴趣,在欣然接受您签名的英文版《软法亦法》一书后也让我转达对您的问候和感谢。

       无论学生去往何处到达何地,落地第一时间总是接到您关心的电话。还记得2016年10月1日10:30我刚刚到汉堡的宿舍,几乎是开机的第一时间您就打来电话询问我,“安然啊?到了吧?怎么样,一路还顺利吧?汉堡的天气怎么样?到宿舍了,条件还好吧?”一句句问候和关心,打消了我初到德国的陌生感,好像还是在您的身边,方方面面您都替学生考虑到了。11月的一天下午您打来电话,“安然啊,怎么样,汉堡没受影响吧?现在欧洲事情比较多,你要多注意自己的安全。”接到电话我还有点诧异,这时候北京时间已经是晚上了,而且您直接就问我安全问题。我上网一查原来是德国有个港口爆炸的消息,您看到之后第一时间就给我打电话询问关心,而我身在德国都还没有留意到。不仅是出国这样的远行,就是去秦皇岛、长沙和澳门等国内各地,您也是随时关注学生的行程:迟迟不到秦皇岛,您不断地打来电话询问交通情况,还因此没吃好午餐;您因为行程原因不能参会也特意向会议主办方申请让学生去参会学习,一到长沙您就询问参会情况以及往返交通的安排;去澳门做课题调研,您不但亲自指导开会还打电话询问我们课题组的经费保障和具体活动安排。

       2017年10月一回国我就和爱人领证结婚了,当时您已经住院很长时间不方便探视,真想两个人一起当面向您汇报,可是就没能再见到您。我通过微信,把照片发给小罗老师,她把照片让您看过后,您用文字写下“安然结婚,我很高兴”。我能感受到您得知学生婚讯的喜悦,即使身在病床,即使不能说话,即使不能见面,也要把祝福转达给我们。

 

思考路上 探索不止

       平日里生活中,除了和学生们在一起的时光,学生印象最深的一点就是您酷爱读书。记得每次外出之前,您都会去三联书店、图书大厦逛一圈,总是带上您那一袋子书,所到之处,参加完活动,就一个人在房间里看书。这些书,有法律的,也有其他学科的;有论著,也有人物传记;有经典,也有时下流行的。有一次去长沙,您参观一座刚刚建成的图书馆,无意中发现一本《毛泽东传》,您确信没有读过这个版本,很是好奇,于是特意申请阅读一下,并且保证在明天上午开馆之时就还回来。那天晚上,您吃过晚餐都没有散步,直接就进了房间开始“攻读”。不知道是否读了一晚上,不过我相信您阅读应该是很快的吧,反正第二天早餐的时候,您就很高兴地告诉大家,您已经读完了,并且认真嘱咐及时归还。

      无论去哪里参会或者参加活动,您都争取带上学生,一来是为参会学习,再者您也想趁机让学生去看看各地的历史名胜,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学习更多的社会实践知识。记得去厦门,时间只有下午的三个小时,可是您还是力荐我去参观一下鼓浪屿,当时排队赶船的情景还记得清清楚楚,晚饭您还特意等着我,回来还问我对于厦门这座城市的感受;记得去延安,在您的安排下去参观了宝塔山和枣园,更直接地感受到了革命年代的气息,您还讲了自己年轻时第一次来延安的故事,跟随您参观了延安大学的路遥文学馆,那套《平凡的世界》还摆在书架上;记得去武汉,和您一起在东湖坐船合影,参观完湖北省美术馆回来后跟您聊画展的内容,您特意留出时间让我们去参观汉口老街和黄鹤楼,回来后饶有兴致地问我们是否看到了黄鹤楼。很多城市,学生第一次去都是跟随您,很是幸运,参会学习的同时了解当地的历史发展。从那以后每到这些城市我总是首先回忆起和您一起的场景,还有那些您讲过的故事。

       2015年是软法研究十周年,为此软法中心筹备了一系列活动来纪念和推动,大大小小的筹备工作和活动您都亲自参加了。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视频拍摄,前前后后视频拍摄和后期修改应该有十来次,每一次您都是事先联系,耐心询问,反复拍摄,认真修改,就是这个长度只有16分钟的视频,从2015年10月准备一直到2016年4月定稿,前前后后历时半年。连摄影师都感叹老师您太认真也太专业了,从镜头的切换到字幕的阐释,都可以看出您的重视和仔细。现在回想起来不仅是这段宝贵的视频,还有您做事的认真态度,您对软法研究倾注的心力可见一斑,真是事无巨细、亲力亲为。

       罗老师好,学生想您了,安然祝好……

学生:张安然

 2018年2月24日


友情链接:

北京大学法学院软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1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