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软法

国内软法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软法

为深切缅怀已故著名法学家、教育家罗豪才教授,推动其所倡导的软法理论的深入研究,北京大学法学院软法研究中心推出了“罗豪才软法论坛”系列活动。2020年9月25日19:30在腾讯会议上举行了罗豪才软法论坛第一期:也论软法的效力。本次论坛的主讲人为罗豪才教授曾指导的博士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讲师刘一玮。


论坛伊始,主持人北京大学法学院沈岿教授倡议与会者为罗豪才教授默哀一分钟,以纪念罗豪才教授为中国法治建设所作出的努力与贡献。接着,主讲人刘一玮带来主题报告,报告分为三个部分:研究软法效力的意义、软法效力的证成、研究的理论贡献。


(一)研究软法效力的意义
刘一玮提出“软法的效力”这一议题十分的深邃抽象,不可避免地与法、法效力等法学研究的终极议题相互勾连。对于软法效力的研究主要归因于三点:一是无处不在的软法规范深刻地影响了国家机关、社会组织、企业、个人等社会行动者的行为;二是为丰富软法理论的内容,软法的效力是软法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助于“软法亦法”命题的证成;三是致力于促进公权力的合法行使,软法规范的制定和实施渗透着公权力的身影,软法效力研究的深耕细作旨在实现软法的合法化。


(二)软法效力的证成
软法究竟有无法律效力并非是一个能够轻而易举回答的问题。自奥斯丁以来,法律实证主义者所主张的传统法律效力理论占据了划定法范畴、定义法效力的理论“制高点”。若基于此,则软法无法契合传统法律效力理论对于法律效力的界定,自然会得出软法无法律效力的结论。但是,传统法律效力理论并不是唯一的、完美的,它内在地没有解决法律效力的来源、法律规范的相对性等问题。同时,伴随着经济社会结构的巨大变化,传统法律效力理论的解释力与回应力“捉襟见肘”,导致原来没有解决的问题日益凸显。事实上,在传统法律效力理论之外,社会法学派、心理法学派、新自然法学派等对于法律及法律效力的阐释方兴未艾,由此法律被还原为一种社会事实,软法当然可归于法范畴之中。进一步而言,软法与硬法(国家法)的权源一样,均来源于人们的同意与接受,差别在于硬法表现为强制性约束力,而软法则是说服性约束力。


(三)研究的理论贡献
刘一玮指出对于软法效力的研究得出了软法具有法律效力这一结论,不但间接论证了“软法亦法”命题,而且丰富和发展了软法理论的内容,特别是将软法效力归纳为说服性约束力之后,更加突出多元主体在商谈与沟通环节之下对于国家和社会秩序的塑造作用。


在报告之后的与谈环节中,来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毕洪海副教授认为,对于软法效力的讨论需考量法的确定性与可预期性,既然软法具有法律效力,那么其法律效果如何体现、权利义务关系如何组织需要回答。


北京大学法学院的俞祺老师指出,在证成软法效力时应处理好效力与实效的关系,必须小心事实命题与规范命题之间的推导鸿沟,并且软法内含的合意较为模糊、范围不清,易导致软法范围的无限扩张。


西南政法大学的黄茂钦教授阐释了作为软法的产业政策在调整经济社会关系与央地关系中的重要作用。他提出为保证产业政策背后公权力的合法行使,需要持续增强程序理性与沟通理性,注重产业政策的科学性。


中国政法大学的高家伟教授强调软法与硬法共享相同的规范属性、效力内容、表现形式,而软法的特殊之处在于,其效力来源于信仰、共识与理性,借助激励予以实现,未来需重点关注软法的效力规则,如效力内容与效力变动等。


本次论坛历时两个小时,共有来自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国政法大学、西南政法大学、南开大学、深圳大学等高校的近五十名老师及同学参与,取得了良好的学术交流效果,促进了软法理论研究向纵深发展。

友情链接:

北京大学法学院软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132号 京ICP备150043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