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法时评

软法时评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软法时评

 蔡小雪:最高法院里的儒雅君子 | 罗豪才大法官逝世一周年祭

蔡小雪: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原审判长

转载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原审判长蔡小雪法官在中国法律评论公众号首发的《最高法院里的儒雅君子 | 罗豪才大法官逝世一周年祭》一文,深深怀念罗老师。

 90年代初,我第一次见到罗豪才教授时,他留给我的印象是儒雅。那次是因为一起疑难案件,庭里派我到北大征求罗豪才教授的意见。95年,端木正副院长退休后,罗教授被任命为最高法院副院长,分管行政审判。从此,我与他打交道就多了起来,对他的君子之风有了深切感受。

这里讲讲他在最高法院期间三个方面的工作。

第一,排除干扰,严格依法办案。

罗豪才当最高法院副院长期间,行政诉讼仍处在初创时期,一些行政机关的领导对行政审判不理解,干扰行政审判工作的事情时有发生。所幸罗院长坚持依法办案,从不受干扰。

记得当时有个研究所诉国务院某部的案件。该部宣告研究所的鉴定结论无效,并严禁其产品销售。北京市高级法院审理过程中,该部副部长过来找罗院长,要法院判决维持他们的决定。

罗院长说:“我不审理这个案件,没法回答你们是否应当维持。你们把材料留下,我们负责转给北京高院,相信北京高院会依法作出判决。”等人走后,罗院长将材料交给我,让我看看。

我看后认为,被诉行政行为有两处违法:一是鉴定结论属于证据,如果认为有问题,可以重新组织鉴定,以新的鉴定结论为依据,而不应撤销鉴定结论;二是如果产品质量有问题,依法应当由质量监督部门或者工商管理部门处理,法律没有授予该部门这方面的职权,该部门严禁销售的决定有超越职权之嫌。

后来,该部准备再次找罗院长谈此案,罗院长事先把我叫去询问。我把我的意见告诉他,并补充说,因为案件不在我院审理,我们不便表态,但可以根据他们提供的材料,指出被诉行为可能存在的问题。如果怕法院判决不公,我们可以建议北京高院开大庭,邀请新闻单位和学者参加,接受社会和舆论的监督。

罗院长说,这个主意好,就这么办。

当该部副部长和法规司司长再次见到罗院长时,罗院长让我谈谈。我按照与罗院长商量的办法谈了我们的意见。该部法规司司长赶紧说:“别着急开庭,我们回去再研究研究。”

过了一个星期,北京高院告诉我,该部撤销了被诉行政行为,原告方撤诉。此案得到圆满解决。

我参与的另一个案件是国务院某部的一个下属公司诉某市工商局的行政处罚上诉案。

市工商局认定某部的下属公司通过购买批文,在香港将奥迪轿车拆成两件套,运到连云港,从连云港通关后,再组装成整车。由于在组装过程中被举报,市工商局没收了正在组装的15辆奥迪轿车。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该部的副部长多次到我院找罗院长等领导。因我没有参加,具体谈的内容不清楚。我们经过审理后获知,根据当时的规定,进口轿车在江苏省只有南京海关可以通关放行,连云港海关无权通关放行。因此,这批奥迪轿车属于没有合法进口证明的轿车,即走私物品,市工商局作出没收15辆奥迪轿车的处罚决定是正确的。

合议庭一致意见维持一审判决,也即维持工商局的处罚决定,但在庭务会讨论中也有不同意见。我知道该部副部长找过罗院长多次,在将判决书拟稿报罗院长后,心里忐忑不安,怕被退回。没想到三天以后,罗院长在判决书拟稿的发文页上批“发”。

事后,在一次开会途中,他告诉我,该部副部长曾找他多次,要求法院撤销工商局的处罚决定。“我都压在我的办公室里,没有转给你,怕你们压力大,不敢依法作出判决。”

此时,我才知道,罗院长的压力其实比我们大得多,但为了减轻我们的压力,他全部扛下来了。

第二,制定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98条”)

2000年,在罗豪才院长的领导下,最高法院制定了长达98条的全新的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这是我国行政诉讼制度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事件。罗院长在制定司法解释过程中,作风民主、严谨认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98条的起草主要是我负责的综合组承担。初稿由甘文起草,先在组内逐条讨论,然后报庭领导,庭领导通过后,再报罗院长。罗院长看完后,把我和甘文叫到他的办公室讨论。他对一些重大问题或者有重大分歧的问题,总要问我们俩,这样写的理论根据是什么。

有时我们与他的意见有分歧,还进行辩论。辩论的结果,有的是我们改变了原来的意见,也有的是他改变原来的意见,接受我们的意见。他真的是愿意倾听每位同志的意见。

在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前夕,因罗院长工作繁忙,他就利用两个休息日组织全庭的同志,对98条上报稿逐条讨论。他从头听到尾,并将不同意见记在上报稿上。因是休息日,食堂没有饭,罗院长自己掏钱,从外面订的快餐。他与大家一边吃,一边继续讨论98条。

罗院长组织讨论的时候非常认真,甚至连每个条文的标点符号都不放过。审委会原则通过后,我们依据审委会的意见修改,他再逐条审阅修改,又让我与甘文再过一遍。

他一再叮嘱我们,要与审委会的意见保持一致,不要出现文字问题。我们审校后,他再看一遍,才交送印刷厂印刷。98条的制定,对统一行政诉讼的标准、规范行政诉讼活动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后来《行政诉讼法》修改时,不少条款吸收了98条的相关规定。

第三,保护行政法官的正当权利

行政审判初期,行政法官处境相当艰难。罗院长多方为法官呼喊,对受到压力的法官想方设法予以保护,对受到冤屈的行政法官竭力予以解救。

福建有个法官比较有水平,但因为审理一起行政案件受到压力,法院准备处理他。罗院长知道后,去福建调研。他当着多位领导的面,问起那位法官的情况,还特意提出要见一见那位法官。

等那位法官来了之后,罗院长兴致勃勃地跟他讨论学术问题,还请他留下一起吃饭。此后,对这位法官的处理也就不了了之,一场危机被不动声色地化解。

山东法官阮德广和靳学英的事,则要艰难曲折得多。

1995年,山东高院行政庭庭长杨生向我庭反映该省有个县法院的行政庭庭长阮德广和审判员靳学英受冤屈的事。两位法官在审理本县一起劳动教养案件中,以劳动教养委员会对一个农民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违法,判决予以撤销。

二审法院对他们作出的判决亦予以维持。但在二审判决作出不久,该县检察院以徇私枉法罪为由,将阮德广、靳学英逮捕、关押。罗院长知道后,派专人到山东了解此案情况,并将一、二审案卷调到最高法院进行复查。复查后认为,一、二审判决没有问题,法官也不存在徇私枉法行为。

罗院长为解决这两位受冤屈的同志,三下山东。

后来,检察机关作出“免于起诉”的决定,实际上还是给这两位法官定了罪。最高法院认为“免于起诉”的决定应予撤销,不留尾巴。罗院长多次派人与山东有关部门交涉,但长时间没有得到解决。我扶贫回来后接手此案,在罗院长联系下,先后找了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最高人民检察院等多个部门。

最后,县检察院作出的“免予起诉”决定被撤销,终于还了这两位同志一个清白。

上面几件事都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它们在有限的空间里,推动了中国行政诉讼制度的前行。一个人,特别是领导人,不看他说得多漂亮,而要看他为这个事业做出了点什么。

罗院长为中国法官排除干扰、依法办事树立了榜样;他在制定司法解释中的民主、严谨的作风,为中国行政审判铺好了前进的道路;他竭尽全力保护行政法官免受冤屈,从而使这支队伍得以健康发展。

时间过得很快,罗院长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我怀念这位温文儒雅的教授、可亲可敬的法官。他是一位真正的君子。

友情链接:

北京大学法学院软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1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