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性治理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柔性治理

梁江涛:执法柔性不能靠执法者的良心
 

来源:齐鲁网 2013-04-02

[提要]执法柔性不能靠执法者的良心,何况这样的同情与付出不可复制,不堪重负,总不能让交警、城管卖了老婆孩子来搞“人性化”吧。
 
  同一天,有两则新闻都与柔性执法有关。为劝离生活困难的占道摊贩,合肥蜀山城管20多名城管队员“花钱”买下其积压的货物。温州行人闯红灯4月1日起罚款5元,交警口袋备钱找零。网上提出一个比较钻牛角尖的问题:“我如果说没带钱,怎么办?”交警透露,将在执法现场准备交通劝导员的制服,不接受罚款的当事人在自愿原则下,可参与交通劝导管理,时间基本在半小时以内。(4月1日人民网)
 
  城管队员凑钱买下占道小摊所有商品,在咱们这被形象的称为“抬石头”。一个人的爱心很有限,大家都出把力就能帮助一位货物积压、生计窘迫的小贩。就像此前有交警将自己的钱夹在罚单里交还有困难的违章者一样,事情虽小,却充满人性关怀,体现了对弱势群体的关爱,无疑将大大改善城管的形象。同样,温州交警不仅备零钱上路,还对拿不出钱的违章者网开一面,“以劳代罚”,既达到了教育惩戒的目的,又维护了法律的尊严。
 
  但是,执法柔性不能靠执法者的良心,何况这样的同情与付出不可复制,不堪重负,总不能让交警、城管卖了老婆孩子来搞“人性化”吧!柔性执法应该从法律制度的源头上做起,在充分体现制度本身公平正义的同时,要更具可操作性、务实性,体现对弱者的救助,让弱势在法律层面获得更为便捷的救济渠道和更实在的救济资源。
 
  随着刑罚应该更人道、更无害、更经济的理念得到认同与推行,欧美国家相继续出现的了新刑种,即“社区服务令”。对一些犯罪行为较轻的当事人实行社区服务或公益劳动替代短期自由刑。这种非监禁行刑方式既减少了司法成本,又人性化的促使犯罪者回归社会,体现了刑罚的真正目的。我国已有基层刑事司法机关将社区服务应用于未成年犯罪的案例中。不妨将其引入行政执法领域,将“社区服务令”写进法规细则,尤其是处理交通违章和城管执法。
 
  现代城市不允许任何无序的人类活动,但摊贩在城市的缝隙里寻找一处谋生之地实属不易。城市大拆大建,商城林立,个体商贩何去何从,成为当下公共服务与城市管理的一大难题。而城管和流动摊贩的“猫鼠游戏”,只会为执法者减分。20多名城管“抬石头”买下摊贩商品,很感人。但要从长效上将人性化延续下去,使之成为城管执法的常态,必须从制度上注重服务、注重细节、注重效率和注重善后。
 
  前几年,美国旧金山市通过简化流动摊贩管理的法案,不仅将管理小贩的责任从警方转移到公用事业局,开放了不少过去不允许摆摊的街区,而且小贩更容易获得合法执照,降低“入行成本”。如果在我们的城市也有专门法条,规定城管人员发现小贩占道经营,则其引导到预先划定的流动经营区域。对还没有营业执照但迫于生计出来摆摊的,立即联系救助部门,让其得到及时的帮助。对确须处罚的小贩,则采取“社区服务令”的方式“以劳代罚”。那么,颠覆城管人员负面形象将指日可待,毕竟让小贩付出劳力比掏出罚款或直接没收财物要容易接受一些

友情链接:

北京大学软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1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