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商民主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协商民主

陈叶军:以协商民主制度化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4年02月28日

  【核心提示】 协商民主既是一种理想价值目标,又是一种现实制度规范,在各领域各层次都有实践和经验支撑。“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协商民主在解决分裂国家的统一问题和促进生态文明建设方面也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指出,协商民主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是党的群众路线在政治领域的重要体现。推进协商民主,有利于完善人民有序政治参与、密切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促进决策科学化民主化。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从其本质和功能来说,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内容与具体体现。近日,专家学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要重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在国家治理中的重要地位与作用,构建程序合理、环节完整的协商民主体系,发挥其总体效应、形成合力,以协商民主的制度化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协商民主是全国各族人民的伟大创造

  中国协商民主是舶来的,还是内生的?在复旦大学副校长林尚立看来,“协商民主在中国的出现显然是内生的”。实际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就是全民协商的结果。

  “协商民主是指在涉及公共利益和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时,利益相关的各方如政府、公民、社会组织和企业等,能够通过规范的制度平台,开展对话和交流,最终在形成共识的基础上作出合理合法的决策。”中共中央编译局研究员陈家刚提出,实现或推进协商民主,必须以平等为前提,以权利为基础,以达成共识为原则,以理性对话与协商为手段,以促进合法决策与公共利益为目标。由此,不仅能够在实践中推进协商民主的发展,在理论上也能够进一步丰富其内涵。

  “作为现代民主的一种重要形式,协商民主尤其重视民主的真实性。”陈家刚表示,协商民主能够增加决策的合法性与合理性,促进公民有序政治参与,有效化解多元冲突与分歧,制约行政权膨胀,促进责任政府建设。在强调多元性、尊重差异性和多样性的时代,协商民主能够承认并消除不同利益主体之间的差异和分歧,为人类探索民主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考路径。

  协商民主既是一种理想价值目标,又是一种现实制度规范,在各领域各层次都有实践和经验支撑。“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协商民主在解决分裂国家的统一问题和促进生态文明建设方面也发挥着积极的作用。”陈家刚说,在尊重各自社会制度、生活方式的基础上,两岸人民通过不同形式、不同层次的协商对话,能够更好地促进两岸的和平发展与统一进程。

  “从民主运行的内在逻辑看,协商是民主最初的存在与运行形式,只有在协商出现困难时才会用票决制。”林尚立表示,选举与协商是中国民主的两种重要形式,符合现代民主的精神与形态。陈家刚认为,选举民主是权力的授受过程,是民众根据自身的判断选择领导者、人民代表的过程;协商民主是权力授受之后的运行过程,侧重于决策过程的利益表达、理性对话、共识决策。票决的过程也存在协商要素,协商过程也存在票决程序,二者相互补充、相辅相成、共同促进。

  发挥人民政协作为协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

  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协商民主的第一个重要制度形式。正是通过政治协商制度,订立了《共同纲领》,确立了中国的基本政治制度。林尚立表示,政治协商制度对社会协商制度起到示范作用。因此,健全协商民主制度,首先应从政治层面开始,推动多党合作的政治协商的制度化、机制化、常态化。

  中国政治学会副会长、济南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包心鉴认为,从协商民主的性质、地位与功能上说,人民政协的协商民主,既是政党性质的协商民主,又是国家性质的协商民主,同时还是社会性质的协商民主。因此,它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化构建中具有“主渠道”、“主阵地”作用。

  然而,随着党情国情的变化,人民政协及其政治协商功能面临种种挑战。对此,学者建议相关部门对委员进行专门培训,关键要从制度设计上进行规范,从提案的交办、督办到办理结果的跟踪反馈等,给予刚性的规范要求,并对没有尽责办理、落实提案的部门给予质询、追责,确保提案“落地”。

  “要进一步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陈家刚强调,要加强政治协商的制度化建设,将政治协商纳入制度化的轨道,以减少种种人为因素的影响。

  协商民主仍需在实践中探索与完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关乎中国民主制度建设的全局,是提高国家治理能力的重要路径。”林尚立向记者阐释了协商民主制度运行发展的逻辑:发展协商民主是人民民主的内在要求,从人民民主内在逻辑出发,协商民主对个体利益、群体利益以及国家与公共利益进行协调,分别形成基层群众自治的公民协商、党和政府与群众之间的社会协商以及党派之间的政治协商。这三个层面的协商制度共同构成一个制度体系,将为我国民主化发展释放更多的制度平台与参与空间。

  “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根本路径和根本依托是实现制度的现代化。”包心鉴表示,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切实加强协商民主制度化构建,是深化政治体制改革、实现制度现代化的重要内容。

  “健全协商民主制度,需拓宽制度化渠道,处理好政党、政府、公民、社会和市场之间的关系。”陈家刚表示,在国家政权机关方面,要总结立法机关在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依法决策方面的经验,推进行政决策过程中的公民有序参与,加强司法机构理性审慎司法决策机制建设。在政协组织方面,继续推进人民政协的协商民主,着力于提案协商、界别协商、对口协商、专题协商等形式的制度、机制和程序化建设。在党派团体方面,一方面继续完善和推进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党际协商;另一方面积极开展社会协商对话制度建设。在基层民主方面,鼓励基层的创新和实践,不断总结民主恳谈会、群众议事会等不同形式的协商民主,尊重群众的实践和创造,积极发展基层民主协商。此外,加强网络协商民主制度化建设也是重要内容,比如积极开展网络议政、问政,打通网络民意通道,提高协商民主开放性。

  “如何推进协商民主的制度化、机制化与科学化,仍需在实践中探索与完善。”林尚立表示,“广泛”、“多层”已成为中国协商民主的现实结构,应在这个现实结构下进一步维护好、发展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在更广领域、更多层次实现协商民主的精致化、制度化发展。

友情链接:

北京大学软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1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