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理论

平衡理论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平衡理论

李惠斌: 权力为权利服务
 

来源:学习时报 2015年04月20日 第A3版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是以高扬宪法精神为基本格调展开的,其基本目的是通过建设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和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因而,其核心是在党的领导下,切实实现人民主体地位,以规范和约束公权力为重点,有效保护公民的合法权利。从这个意义上说,建设法治中国的核心是要做到对公民权利的保护和对公共权力的约束。

保护公民权利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一个基本思想
  约束公共权力从而保护公民个人的基本权利,不仅在西方政治学理论中是一个重要的基本思想,而且在马克思主义特别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中,也是一个重要的基本原理。
  马克思和恩格斯生活在一个阶级对立的资本主义时代,因此,其一生的主要工作是为了争取无产阶级或劳动者阶级的自由和解放,以期最终建立一个无阶级社会。无产阶级通过马克思说的“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从而成为自己劳动创造的财富的所有者,即成为“有产者”。在这种情况下,传统上作为阶级统治工具的国家就会“自行消亡”,社会将从对人的统治转变为单纯对于生产的管理。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和其后来的著作中多次提到过这种新的政权形式是工人阶级或劳动者的自治。
  自由、解放和民主自治,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对于劳动者主权和权利的全方位诠释。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法兰西内战》及其序言中特别讲到,未来社会的公务人员需要通过选举产生,对选民负责,并且可以随时罢免;公务人员的工资需要加以限制,不能超出一般劳动者的平均工资,以防止公务人员产生升官发财的想法。由此我们不难看出,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强调的是对于公权力的约束和对于劳动者个人权利的保护。这不是一种简单的社会契约论,也不是空想社会主义者所推崇的每个人放弃权利和自由的国家社会主义。这是一种把权利和自由还给广大劳动者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

有效约束公权力目的是为了切实保护公民基本权利
  党的十八大进一步把“保证人民依法享有广泛权利与自由”提到了更加突出的位置。十八届四中全会则更加明确地指出,要保证人民依法享有广泛权利与自由,保证做到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必须以规范和约束公权力为重点”。因此,可以肯定,规范和约束公权力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切实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
  宪法是约束公权和保护私权的基本大法。四中全会讨论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以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更把“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的治国纲领确定了下来。不仅如此,人民陪审员制度的试点实际上是在“以宪定案”的司法制度改革方面推进了一大步。《决定》指出:“一切违反宪法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和纠正。”“完善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宪法监督制度,健全宪法解释机制。加强备案审查制度和能力建设,把所有规范性文件纳入备案审查范围,依法撤销和纠正违宪违法的规范性文件。禁止地方制发带有立法性质的文件。”宪法日与宪法宣誓制度的确立是公务员和普通公民强化宪法意识的一个有力举措。《立法法》的推出和法院案件审理备案制度为限制地方和部门私利的延伸进行了制度约束。权力滥用的直接结果是伤害公民的个人权利。因此,这些规范和约束公权力的制度设计为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提供了制度保障。
  建设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是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在限制政府部门审批和收费、废止收容遣送制度、改革信访制度等重大改革措施出台的基础上,《决定》提出了依法全面履行政府职能、健全依法决策机制、深化行政执法体制改革、坚持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强化对行政权力的制约和监督、全面推进政务公开等六项改革措施,其目的就是建设法治政府,使公民的合法权利和自由得到有效保障,促进社会进步。
  所谓约束公权和保护私权,对于公权力而言,要求做到:法无授权不得为,法已授权不得不为;对于私权利而言,要求做到:法无禁止皆权利,法无禁止不得罚。
  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背景下,全能动员型政府正在向服务型政府进而向法治政府转变。但是,强大的思维定式惯性不是一两个文件和决定所能立马改变的。社会的进步需要各方面的不懈努力。中国改革开放的一系列方针政策正是顺应今天的时代潮流和回应人民群众的诉求所设计和安排的。要使这些设计和安排真正落到实处,需要持续深化改革,改革的一个主要效果就是使每一个公务人员都能切身感受到来自广大公民的受到宪法和法律保护的带有程序性和逼迫性的压力。

友情链接:

北京大学软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132号